隐秘“娃圈”:一个“成品娃”拍出22万元天价
栏目分类:奇闻异事    发布日期:2020-08-26    浏览:5446 次

上一次去重庆玩时,大林选择和“小布”结伴。一个一头红发、眼睛占据五官一半面积,面部表情酷酷的“女孩”,穿着一身白T和牛仔裤,陪他坐火车、住酒店、吃火锅,坐皇冠大扶梯,在李子坝看穿越进楼房的二号线。第二

隐秘“娃圈”:一个“成品娃”拍出22万元天价


上一次去重庆玩时,大林选择和“小布”结伴。一个一头红发、眼睛占据五官一半面积,面部表情酷酷的“女孩”,穿着一身白T和牛仔裤,陪他坐火车、住酒店、吃火锅,坐皇冠大扶梯,在李子坝看穿越进楼房的二号线。第二天,她换上了金黄色的公主裙,气质温柔了不少,不过神情依旧“冷酷”。


它是一个“小布”,也是娃圈资深玩家大林100多个娃娃中的一个。尽管和lo圈、JK制服圈、Cosplay圈一样有着稳定的受众群体,并且同为亚文化的潮玩、盲盒也已经风靡国内多时,外界对娃圈一直知之甚少,虽然它的购买力,更为惊人。


网络上流传着一句玩笑话:“不要动我的塑料小人,否则让你赔得倾家荡产”。


这是受 ACG(动画、漫画、游戏总称)文化影响,由养“娃娃”爱好者汇聚而成的圈子。以其中的主流类型“小布”为例,一个普通“小布”,售价就超过2000元人民币,买件衣服就要花500元,找一个知名妆师为它改妆的话,花费上万元更是常事。养娃、改娃、买服饰,花费均是不菲。另一位娃圈“发烧友”菜菜对燃财经粗略计算,她入圈10年,至今已经在娃娃上花费了六七十万元。圈内“改娃”知名人士的一个作品,一度拍出了22万元的天价。


尽管各类型娃娃特点不同,但真正让它们区别于潮玩、手办、盲盒的特质是,它们衣服可换、关节可动,脸部妆容、头发、手脚都可根据需要改变,即玩家可根据自己的喜好二次“创作”娃娃,再加上它更有人形样也更容易被情感投射,所以被赋予了超出物品之外的精神意义:它可以是玩家的孩子,是宠物,是朋友等。


这个一个独特的生态圈层。它有着玩家对娃娃们近乎狂热的情感投射,同时“氪金”理念盛行。但在泛二次元经济热度下,它却仍然没有像盲盒和潮玩那样“出圈”,成为资本化难以破壁的一片神秘江湖。

亚文化中的小众圈

“小布”是Blythe的别称。娃圈中常见的“娃娃”根据材质、类型、大小来划分,较为主流的有BJD(ball joint doll 缩写,即关节为球状的人偶)、OB11(日本Obitsu公司生产的人偶素体,身体11cm高)、Blythe(小布,头大身小的娃娃,源起于欧洲,风靡于日本)等。


这是一个和外界壁垒分明的圈子。


娃圈具有典型的亚文化特点:群体小,只为少数人所接触、了解和接受;主要通过兴趣爱好和内部的语言体系识别“同类”;内部人员联系较为紧密,入圈的“门槛”高等。不过与其他更受关注的圈子不同的是,即便在亚文化里,娃圈也表现出了特有的封闭和小众特征。


想要迈入这道门槛,首先要面对的,是其难以亲民的价格,以及漫长的等待周期。以国内知名的BJD娃社龙魂人形社官网上的价格为例,一个龙魂BJD娃娃价格普遍在2000以上,特定素体(没有衣服没有妆容,只是娃娃的头和身体)价格更是高达9999元。


并且不像普通用户购买商品,在购买时即可获得成品。受制于制作工艺,娃娃一般在图纸公布后,用户开始交定金,剩下的则是漫长的等待时间。龙魂人形社相关工作人员阿零向燃财经介绍,一般玩家需要等待三个月甚至五个月才能收到娃娃,而IP联动制作而来的娃娃,等待时间则更长,要一年时间。


但这只是普通的入门价格。真正的花费大头,在于如何“养”它。


圈外的人也许不太了解的是,这样的娃娃,它们的手指、眼球、衣服等,都是可以更换的;娃娃的妆容、唇色等,也都可以改变。对娃娃的养护,也需要格外精心。以保养难度较大的BJD娃娃为例,它的材质多为树脂,需要避免阳光直晒,否则容易引起树脂材料老化。而妆容如果长期不卸,化妆品也会损坏树脂;一旦保养得不好,也会带来吃色,这样,娃娃就算是养坏了。

一个“养娃”过程,为它买眼珠、做头发、买衣服、改妆容,四处都是花钱的地方。而在这个圈里,一件娃衣动辄数百元,已经是不低于正常人生活的开销。


十年前,菜菜在坐月子期间意外的接触到了Blythe(小布),这种永远年轻、有着完美身材的娃娃,正好补足了她那段时间对自己体形不满的敏感点。“装扮她们时,我感觉就像在打扮我自己一样。她们让我快乐和解压。”她告诉燃财经。十年下来,她已经积攒了200多只小布,粗略估计花费了六七十万元。


大林说自己一直是克制的玩家。但他承认,自“入坑”之后,他购入的单个娃娃价格从两三百元逐渐到三四百元、再到上千元,一路直线上升,目前他“氪金”总数保守估计已经超过了10万元。在他经济独立后这点表现得更为突出,“工作后一个月买的娃娃基本上是大学时候的两三倍”,现在每个月至少都要在娃娃上花费上千元。


高昂的入门价格、日常高氪金,对圈内的二手交易和交流要求较高,形成了娃圈的独特生态。但是,对于圈外人而言,这又是极难进入的一个领域。


不同种类的娃娃们有的源起于日本,有的源起于韩国,有的源起于欧美,特定指代的英文名就已经足够让圈外人眼花缭乱。这其中也不乏有圈内人为保持圈子的纯粹性,主动画地为牢。娃圈用户大多通过QQ群日常分享和交流,但想加入这样的QQ群,通常需要回答与娃圈有关的专业术语解释,或者报上自己娃娃的名字。在国内,Dollsky是为数不多的由娃圈人士搭建的知名娃圈分享平台,但普通人要想成为其正式用户,需填写邀请码,也就是说,外界成为平台普通用户的资格都没有。


隐秘“娃圈”:一个“成品娃”拍出22万元天价

BEDOLL亚宠展义拍娃


由于研发成本高,盗版成本低,为自发维护圈内秩序,娃圈对待盗版态度高度团结,甚至到了联合讨伐的地步。圈子里出现了Z圈(正版)和D圈(盗版)两大水火不容的圈层。尤其是BJD娃娃,由于正版售价高,盗版成本低,两大阵营的对垒更为激烈。几乎每各个相关的交流群,都会在公告中强调这一点,玩家持有的如果是“D娃”,会被拒绝加入各个BJD交流群或者论坛;一旦被发现,也会遭到同圈人的声讨。而为娃画妆容的妆师,也往往会表示,不会接“D娃”的单。


这都为圈外人的涌入设立了高门槛,墙内墙外泾渭分明。这一定程度上让圈内的构成更为和谐统一。


在娃圈里,除了以个体为单位获取对信息外,他们汇聚成了有组织有规则的群体。在这个虚拟的社区里,人们实现着身份的建构,一边与他人建立情感,获得认同,反过来也加深着他们对圈子的寄托和情感。


以娃娃中的“贵族”BJD为例。“上海、北京、广东、江苏、浙江,五大地方的玩家,占据娃圈50%以上的比例”,GEM贵族娃娃主理人告诉燃财经。受审美乃至购买能力影响,目前玩BJD的人群,主要聚集在一线及沿海城市,这是本就具有消费能力的群体。


2019年,国内知名娃社“龙魂人形社”曾经做过一个店铺用户调查,据阿零分享,用户性别比例中女性用户高达95%以上,16岁-22岁用户占比近一半。根据入圈时长来看,在三年以内的用户占7成比例,也就是说随着文化生活开放与生活水平提高,近三年,开始有大量用户涌入娃圈中,年龄层覆盖广泛。


那么,他们为什么甘愿为娃娃氪金?

不被理解的普通人

在娃圈的玩家看来,娃娃和人形手办或者其他的玩具不同。它们是拥有“灵魂”的。


在娃圈,娃娃的拥有者被称之为“娃娘”和“娃爹”。他们不是买娃,而是“接娃”;购买娃娃时的配饰赠品是“嫁妆”;等待娃娃生产的过程叫“孕期”,生产娃娃的厂家被称之为“娃社”,围绕娃娃展开线下聚会叫“娃聚”等。


不同年龄、性别、生活背景的玩家,对娃娃产生喜爱的心理原因,也不尽相同。


小时候,大林就喜欢芭比娃娃。他给它们换装、做护理、梳头发,但却招来了父亲的反感。在初中高中,他压抑着对娃娃的喜欢,直到上大学后,才又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这个社会虽然都提倡政治正确,认为男孩和女孩不应该有太多区分,但这个社会就存在不一样的眼光。”大林说,除了单纯对美的欣赏,他喜欢娃娃有小时候没法拥有芭比娃娃的补偿心理,背后也隐藏一部分叛逆因素。


燃财经接触的娃圈玩家中,19岁的小鸽有社交恐惧症,她喜欢娃娃,因为它们不会说话,相处时没有压力,能够给她带来安全感;95后的大林和小雨则表示,自己对娃娃的痴迷,有一部分原因是童年未得心理的补偿。总体而言,他们在娃娃身上倾注大量心血的过程,也正是塑造潜意识中理想自我的过程。


“游戏给你创造一个世界观,但娃娃是你自己创造一个世界,而且还是在实物上创造的梦想世界。你能和它沟通,可以改变它的姿势、服装,还可以给它编剧情,这是一个高度把控,可实体触摸的,很精致的艺术。”BEDOLL主理人、资深玩家黑主人向燃财经分享道。


也因此,娃娃更像是玩家们心中“乌托邦”的实体化表现,大小、材质、类别之间的差异只带来载体上的差异,不影响情感的寄托。粉丝经济下,根据明星形象打造而来的棉花娃娃,开始受到更多关注。一直以来都被当做成人用品的实体娃娃,随着制作工艺越来越好,开始有人也将它视作娃娃来“养”,就是一个例证。


隐秘“娃圈”:一个“成品娃”拍出22万元天价


尽管圈内有着高度流动性,但目前社会大众对于娃圈,仍知之甚少。由于大众对于这种“奢侈”爱好多有不解和反对,而媒体对于娃圈有限的报道中又多从“缺乏正常人际交往能力”、“逃避现实”等负面的角度进行分析,一定程度上也封闭了他们对外界的交流空间。“基本上这个圈子玩娃娃的人,都和家人都有过对抗。”妆师“基叔”介绍说,为此,一种在底部自带收纳箱的沙发在圈里流行起来,“很多人会用这个来藏娃娃”。


“其实孤独的人很多。”基叔说。她是圈内为数不多的能够给实体娃娃改妆的妆师,她接触的实体娃娃玩家中,很多男性甚至把它们当做自己的伴侣。“经常会有人跟我说,一辈子不想结婚了。但玩两年以上的都会知道,实体娃娃永远代替不了人。”


真正待在圈子里的人,并非把它们当做“人”来看待,而是一种爱好和情感寄托。“娃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集物心理。是人类在社会发展中形成的追求完美、秩序和连贯过程中,为我们的行动赋予情感的一个过程。”心理咨询师朱晓辉解释道。

资本的进攻与反噬

娃圈是一个赚钱的行业。


每出一只小布的新娃,菜菜都会买一只。“预定的娃娃总价一般在1000元以内,如果过了贩售期没有买到,可能就要花高价在二手市场收了。”她愿意毫无顾忌买娃的重点是,“原装娃娃基本上很少跌价”。

据她介绍,小布的售卖要么限时限量,

要么限时不限量,即必须在某个特定时间才能买到,这种贩售期的设定,产生了一种饥饿营销的效果。尤其是有大主题、大IP合作的娃娃,如爱丽丝装扮,与初音未来IP的合作等,发售期会更贵,有着不错的升值空间。


在这个不大的圈子里,也已经衍生出了为娃娃制作衣服的玩家,为娃娃改装的妆师、捏形体的人形师等成熟职业。2019年,小雨从大城市辞职回到了老家,在亲戚的阁楼里开了自己的工作室,现在是一位全职娃娃妆师。在去年,她画了260多个娃娃。在今年旺季时,她的月收入已经超过一万元。圈内以曾经给范冰冰的娃娃改妆知名的妆师“九姑娘”,单价已经直逼5万元。


“这是一个在为想象力付费的圈子。”大林说。


但是,和盲盒、潮玩的火热“出圈”不同,娃圈仍然还和规模商业化差着很远的距离。


目前国内已经出现了不少娃社,如DZ、aod、dk、龙魂、鬼契、岛社、gem等,但是始终还没有出现像小布这样成熟的娃娃品牌。


这和娃圈门槛高有直接关联。这是一个研发成本巨大的圈子。GEM贵族娃娃主理人介绍,公司有六七十人,共有设计研发、销售推广、工厂生产三大部门,其中设计研发部门十三四位设计师的费用,可以占到公司总开支的一半。


看似平平无奇的娃娃,原创研发花费的力气实在太大。其次还有作为手工制品的限制,“周期长,目前最高效的方法是增加人手,才能缩短时间”,阿零说。但这并不能降低娃娃制作的成本,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各大娃社还没能探索出能大幅度减少工期和成本的有效方法论。


隐秘“娃圈”:一个“成品娃”拍出22万元天价


而娃圈中的妆师们,也大多是单打独斗,甚至多数还没有自己成型的工作室


娃圈里为爱发电的创作者们,仍在探索可规模化的商业化模式。这个圈层的玩家蕴藏的氪金能力吸引了资本的关注,但是在这个相对封闭且规则严苛的小众圈子里,想要进入又谈何容易。


试图融入小众文化,需要特别了解其中的运行规则。日前,就有商家在试图推广某娃圈淘宝式APP时,在没有被玩家允许的情况下,搬用了其名字和娃娃作品图片,将链接挂在了平台上。在这个看重版权的圈子里,这种“拿来主义”激发了圈子的强烈抵制。即使是较大的“国民IP”,也照样曾在这里摔过跟头。2018年,故宫曾推出一款故宫格格娃娃,但不到一天就被下架。据黑主人透露,这个娃娃的素体采用的是日本某一娃娃品牌的素体,因此,也照样没有受到圈内的待见。


有知名娃社也告诉燃财经,他们接受了外部投资,但其实,资方也并不了解这个圈子,甚至对二次元文化也缺乏了解,“只是觉得这是不错的标的。但实际上,投资的金额也不足以让娃社进行大规模的创新性改变”。


作为用户,大林有些无奈。“想赚钱,至少要先了解我们,至少要知道我们为什么喜欢。”


娃圈要等到资本风起,还需要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