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男车内脱衣强行,被女博士肢解伙同母亲烹尸!
栏目分类:奇闻异事    发布日期:2020-12-11    浏览:0 次

  使用手铐、喷洒辣椒水、胶条堵住嘴......这些残忍的手段出自现年31岁的女博士程某,被杀害的是与其有暧昧关系的男子张某。      

  使用手铐、喷洒辣椒水、胶条堵住嘴......这些残忍的手段出自现年31岁的女博士程某,被杀害的是与其有暧昧关系的男子张某。


       事后,程某在其母亲家楼下的停车场将其分尸,其中部分尸块煮了,部分尸块在母亲何某的协助下抛弃。市二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程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据程某讲,张某一直在追求她,但她没同意。“他给我买过衣服、化妆品等,还往我的账户上打过钱,最后一笔是57万,我都买理财了。”

  2014年9月1日,她与张某约在金融街某大酒店停车场见面,在车内发生争执,“他想要强吻我,还脱了衣服,我一直拒绝,他动手打了我,我哭了起来,他很快认错”。程某称,她想把张某铐起来,这样张某就不能伤害她了,而张某也表示同意。

  “他被拷住后,就用头撞我,并且撞击车顶,我抱着头大哭,他看我也害怕了,又开始给我道歉,说我怎么罚他都行,我就拿出辣椒水往他眼睛上喷”,程某称,但是张某还是用头撞她,“他说控制不了自己,又说怎么罚他都行,我就用绳子套住他的头,用胶条堵住他的嘴,将其杀死”。

  杀人后,程某开着装有尸体的车子,来到其母亲何某家楼下的停车场。“我想把他装进后备箱,但他的尸体特别沉,我根本就搬不动。我想让他轻一点,就用刀把他分尸了。”此时已经是晚上,程某说,她实在搬不动装有尸块的行李箱,就打电话让妈妈下楼帮忙。

  程某的母亲称,刚和女儿见面,女儿先跪下了,说自己做了错事杀了人。“她让我搭把手,帮她把一个箱子推进车后备箱里。说有一个人追了她十年,现在已经结婚有孩子了,还在纠缠她,还威胁她。”随后,二人一起来到程某从同学处借来的一所房子,将部分尸块煮了,另一部分尸块拉到门头沟等地丢弃。

  法院审理后认为,程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但由于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得到被害人亲属谅解等因素,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2016年,合肥一起“女微商被杀案”引起社会关注,犯罪嫌疑人高某某对25岁女子下药后,用丝袜将其勒死并藏尸于衣柜。该案于2016年5月11日开庭审理后,并未作出宣判,随后,警方继续对此案细节进行追踪,从而牵出“案中案”——除女微商外,高某某还曾杀害另2名女子。

  2017年8月30日,案件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高某某在庭审中对其杀害3名女子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案件一:车震后嫌卖淫女索要嫖资过多而杀人抛尸

  2007年5、6月份,被告人高某某经他人介绍认识了自称大田籍的卖淫女,数日后的一天上午,二人驾驶轿车,行驶至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区岩前镇至小焦轧钢厂的厂道路边,二人在车内发生性关系后,因嫖资问题发生争执。

  被告人高某某用双手掐住该卖淫女的脖子致其死亡,并驾车将其尸体抛至三元区荆西岭四公里靠山边位置的山下,将该女子随身带的衣物、手机等物品分别丢弃于三元区荆西岭返回的路边及三元区东霞大桥下。

  “为什么杀害她?”2017年8月30日,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庭审现场,公诉人对高某某进行讯问。

  “我在公安机关供述过了。”高某某似乎不愿提及。

  “是不是因为你觉得她(被害人)找你要的嫖资太多了?”

  高某某点头答道:“嗯。”

  案件二:在住处将19岁女友杀害后藏尸行李箱带至福建抛尸

  2013年底,时年49岁的高某某通过网络聊天软件,认识了比他小整整30岁的女孩倩倩(化名)。二人在高某某租住的合肥市蜀山区大铺头井岗镇的一间房屋内多次发生性关系。

  2014年元宵节后的一天晚上,倩倩在高某某租住处留宿,高某某趁她熟睡之际,偷偷翻看她的手机信息。当高某某发现倩倩与他人也关系暧昧时,心生不满,随即拿起客厅茶几下铁锤击打倩倩头部,致其死亡。

  庭审中,据公诉机关出示的出租屋房东证言,这间房屋内原本就有这把铁锤,但房东发现,铁锤不知何时就不见了。

  杀害倩倩之后,高某某将她的尸体放于一黑色行李箱内,利用驾车回福建省三明市探亲之机,将该行李箱丢弃于三明市三元区白叶坑公路边的山下。

  探亲时,高某某的车里坐着他的朋友。朋友在证言中曾表示,坐在高某某车里时闻到一股恶臭味;行车途中,高某某称要洗车,独自开车离开;回程时,车里已无那股臭味。

  案件三:下药后用丝袜勒死女微商并藏尸衣柜

  2014年9月份,高某某与从事香烟销售的女微商小丽(化名)在网上相识。

  2015年7月9日上午10时许,高某某以购买香烟为名,将被害人小丽约至其住处,期间两人因琐事发生争吵,后高某某趁小丽不注意,将家里的安眠药放入茶水中。被害人小丽饮用后,在西侧卧室床上昏睡,高某某用小丽所穿的连体裤袜将小丽勒死在床上,后藏尸与卧室衣柜。

  失踪当晚,小丽的丈夫还收到妻子手机号发来的短信,称小丽已被绑架,要求交4.5万元赎金。不过,警方调查后证实,绑架短信完全是高某某放出的“烟雾弹”,以转移他人的注意力。

  

  2016年5月11日,本案曾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审中,高某某称,他与小丽是男女朋友关系,案发前,俩人已经相处了一年多,感情一直不错。“她说我老,说我年纪大,我非常气愤。”高某某表示,当时俩人在屋里发生争吵,使他起了杀心。

  再次开庭:对3起杀人案均无异议

  2017年8月30日的庭审中,高某某对3起杀人案供认不讳,对公诉机关的指控不持异议。

  高某某的辩护律师认为,杀害卖淫女并抛尸的案件中,除了高某某本人的供述外,证据不足;公诉人进行了相应答辩,认为被告人高某某的指认可以佐证。

  辩护律师认为高某某杀害女微商案件中存在自首情节;公诉人予以否认。

  另据了解,高占辉于1987年因犯强奸罪被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2004年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

  此案未当庭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