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一句话 大不了退出北京和苏联打游击
栏目分类:军史纵横    发布日期:2018-06-09    浏览次数:93

除非是苏联实行公开的法西斯专政,否则照现在的情况他不敢打,他也没有理由打。如果真是要打,我们无非是退出北京,再上山打游击就是了。但是,要把中国完全吞下去,美国人是没有这个肚子,赫鲁晓夫也没有这个肚子。


1963年2月25日中央工作会议继续举行,毛主席主持了会议,刘少奇做了关于反对现代修正主义斗争问题的报告。


  在刘少奇做报告的时候,毛泽东不断插话。刘少奇讲到,苏共中央2月21日来信态度和缓了。毛泽东说,实际上是因为20日看到我们发表了他们的几篇东西。刘少奇讲到,现在修正主义不敢首先同中国分裂。毛泽东说,我看中苏长期分裂是不可能的。中苏一分裂,美国就不同他和平共处了。那时我们再团结嘛!刘少奇讲到,反对修正主义关系到各国革命和人类命运。毛泽东说,也关系到我们这个国家的命运。刘少奇讲到,不怕分裂。毛泽东说,不怕分裂,是指怕也分裂,不怕也分裂,那么为什么怕呢!如果怕分裂就可以不分裂,那就怕,我赞成。刘少奇讲到,要从经济上、政治上、思想上,在党和国家的组织上,在军队的组织上,防止出修正主义。毛泽东说,出不出修正主义,一种是可能,一种是不可能。从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后,在农村进行社会主义教育,依靠贫下中农,然后团结上中农,这样就可以挖修正主义的根子。


  毛泽东接见苏联领导人


  邓小平等中央领导同志也在会议上发言。他指出,从苏共二十大大反斯大林开始的七年间,我们党曾多次做工作,批评他们的错误,同他们的错误进行斗争。1957年的莫斯科会议是这样,后来1960年的莫斯科会议也是这样。但是,没有能够阻止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发展。苏共二十二大,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进入一个新的时期,对我们发起一系列的攻击,把争论推向新高潮,从内部争论发展为公开争论。


  赫鲁晓夫与毛泽东剧照


  会议议论到分裂的后果会怎样:无非是断绝党的关系,断绝国家关系。断绝党的关系也没有什么,但国家关系不可能完全断绝,做生意恐怕还是要做的。分裂之后是不是会打仗?除非是苏联实行公开的法西斯专政,否则照现在的情况他不敢打,他也没有理由打。如果真是要打,我们无非是退出北京,再上山打游击就是了。但是,要把中国完全吞下去,美国人是没有这个肚子,赫鲁晓夫也没有这个肚子。





  周恩来一语惊人:美军在越南吓得动弹不得


1965年春以后,美国约翰逊政府逐步扩大侵越战争,公然宣布把中国当作主要敌人,声称“存在着同中国发生战争的危险”,阴谋在亚洲发动一场更大规模的、世界性的战争。针对这种情况,1965年4月1请巴基斯坦总统阿尤布·汗向约翰逊转告中国对美国的政策。


1966年4月10日他同巴基斯坦《黎明报》记者伊查兹·侯赛因谈话时,周恩来重申了这个政策,并说明这几句话是不能割裂的整体。同年5月10日在《人民日报》公布。


  周恩来发表讲话


  (一)中国不会主动挑起对美国的战争。中国没有派兵去夏威夷,是美国侵占了中国领土台湾省。尽管这样,中国仍然努力通过谈判要求美国从台湾省和台湾海峡地区撤走它的一切武装力量,并且已经先后在日内瓦和华沙同美国就这个绝不能让步的原则问题谈了十多年。这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周恩来接见外宾


  (二)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那就是,如果亚洲、非洲或世界上任何国家遭到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的侵略,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是一定要给以支持和援助的。如果由于这种正义行动引起美国侵犯中国,我们将毫不犹豫地奋起抵抗,战斗到底。


  (三)中国是做了准备的。如果美国把战争强加于中国,不论它来多少人,用什么武器,包括核子武器在内,可以肯定地说,它将进得来,出不去。既然一千四百万越南南方人民对付得了二十几万美军,那么六亿五千万中国人民也肯定对付得了一千万美军。美国侵略者不管来多少,必将被消灭在中国。


  (四)战争打起来,就没有界限。美国有些军事家想依靠海空优势轰炸中国,而不打地面战争。这是一厢情愿。战争既然以空战或海战开始,那么,战争如何继续进行,就由不得美国一方作主了。你能从空中来,难道我们不能从陆上去吗?因此,我们说,战争一旦打起来,就再没有什么界限。





  苏联密史:朝战时斯大林竟想趁机占领日本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美苏冷战的开始。,苏联为对抗美国,在亚洲的朝鲜导演了一场彻彻底底的“武戏”。美国唯恐苏联独占朝鲜,提出以北纬38度线为界接受日军投降,该线以北为苏军对日受降区,该线以南为美军对日受降区,苏联同意。


  斯大林之所以会同意三八线方案,北纬38度线应该向东一直延伸至日本列岛,也就说苏联人有想用38线以南地区交换日本三八线以北的地区。


  朝鲜战争资料图


  但是美国知道后决不允许苏联占据日本,斯大林的野心没有实现。然而斯大林并没有放弃,他与金日成合作,帮助其用武力同一南北朝鲜。


  斯大林想借助朝鲜半岛向东扩展,而金日成想借苏联之手同一朝鲜。


  斯大林画像


  可谓是双方互相利用。所以在1950年6月25日,朝鲜得到苏联默许,不宣而战进攻韩国,历时三年的朝鲜战争爆发。




7月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84号决议,派遣联合国军支援韩国抵御朝鲜的进攻。8月中旬,朝鲜人民军将韩军驱至釜山一隅,攻占了韩国90%的土地。


  朝鲜战争资料图


  于此同时斯大林对中国一方面封锁消息,另一方面又要求有中国的同意才能发动战争,是因为如果战争进展顺利,即使失去东北,其结果还是可以保证苏联在远东的战略利益;如果出现危机和困难,则有中国这个盟友来承担责任,同样可以实现苏联的既定目标。可见斯大林的如意算盘打得真好。


  随着美国卷入朝鲜战争,斯大林也把中国拖入了战场。


  朝鲜战争资料图


  此时的斯大林对毛泽东和中共应当说还是心存疑虑,虽然中国一再表达尽快出兵的立场,但在“联合国军”没有突破三八线时,斯大林并不愿意让中国插手朝鲜事务,此举意在防止中国的势力进入朝鲜半岛。正是苏联和北朝鲜对战局的乐观估计,以及斯大林对中国出兵的猜忌使得中国入朝参战错过了最佳的时机。


  在朝鲜战局急转直下的紧要关头,中国在极其不利的条件下毅然出兵朝鲜,帮助解决朝鲜问题。





  野心难填:日本曾密谋建华北国为何最终没成功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我国东北,接着又将侵略矛头指向华北。为了配合军事侵略行动,日军在华北各地建立了特务机关,一时间日本特工人员遍及华北城乡。他们指使一批政坛失意的军政要人及其他三教九流组成“第五纵队”,公开支持日本侵华,为日军的侵略行径摇旗呐喊。


  段祺瑞剧照


  早在日军侵占山海关时,日特人员就策动在野的北洋军阀皖系头子段祺瑞出来组建“华北国”,以便将华北分离出去,脱离南京国民政府,只因蒋介石以师生之礼将段接到南京,阴谋才未得逞。继之,日本特务机关开始网罗汉奸为其侵略服务,策动号称直系吴佩孚小内阁的白坚武(前吴帅府的财务厅长)和代表皖系的前湖北督军兼省长张敬尧等人在津会晤,谋划直皖两系联合反蒋,宣布建立“华北国”。但因张、白二人各为其主,互不相让,最后只好分道扬镳,致使日军方的阴谋落空。


  段祺瑞剧照


  此后,日特人员唆使白坚武与何庭鎏、张志谭等人,利用他们与河北省主席于学忠个人的特殊关系,劝诱于宣布河北省“独立”。计划落空后,便策动于部之师长杨紫震、旅长马廷福发动了叛乱。杨、马二人在日军方捏合下弃仇和好,纠结匪徒2000余人,于1933年3月在天津西站发动叛乱,然而遭到痛击而惨败,马等逃至葛沽策动驻葛沽团长张冠英部哗变,惨败后张只得弃职逃匿日租界。


1933年5月,日特人员又鼓动奉系军阀张作相与张敬尧合作,策动旧军阀的军队在北平发动兵变,制造日军干涉口实,以便在日军配合下内外夹攻,一举攻下平、津,建立以吴佩孚为首的“华北国”。由于吴不为其所动,张敬尧又遇刺身死,结果阴谋付之东流。





  一连串的阴谋叛乱失败,引起了关东军、驻屯军的关注。土肥原贤二与三野友吉再次奉命负责策动一次大规模的叛乱,这就是1935年6月27日的“丰台事件”。这一事件的前台人物是石友三、白坚武。他们以“正义社”成员为骨干,计划在丰台发动兵变后攻占北平,宣布“华北国”建立。为此,白、石等人在津组织了“华北正义自卫军”,白自任“总司令”;勾结北平军分会所属铁甲车大队第五第六两个铁甲中队;安排潘毓桂在北平城内策应;派遣两三千便衣队潜入东交民巷,令其在铁甲车冲进前门、炮击西长安街军分会时冲杀出来,攻占军分会和其他重要机关;约定驻东交民巷的日军此刻立即出动示威,日机也进行“示威飞行”;潜在华北各地的反动武装届时一齐出击,攻占各地中国党、政、军机关。经过一系列布置后,6月26日夜间,60多名汉奸(内有日本人)由天津乘快车到丰台指挥督察这场叛乱。不料27日的叛乱一发动就遭到中国军队的迎头痛击而失败,铁甲车六中队队长段春泽等三人被捕枪决。


  段祺瑞剧照


  丰台叛乱失败后,川岛芳子开始在津广交各界人士,招兵买马,被她先后收买的有沧县的刘佩臣、天津的赵德谦、曹华扬、刘秀山,武清的柳小五和自称吴佩孚干儿子的刘琨等为首的土匪队伍。在多田骏的主持下,川岛芳子纠合郭希鹏(北平军分会前骑兵师长)、张权本(北平军分会铁甲车材料厂厂长、前丰台叛乱主谋人之一)、洪维国、马金城(前东北军失意军官)等人于1935年11月上旬成立了“华北民众自治委员会”。12月又建立了进行暴动的“华北民众自卫军”,川岛芳子自任“总司令”,前热河财政委员会副委员长关庆麟任“副司令”。其编制为:第一、第二两军,北平、天津两支特别行动队以及第一、第二两路军,辖七个支队。他们计划在1936年元旦前接管有日军配合的市、县政权。天津有日军配合,保安队中又有被收买的要人,故拟定先接管天津,由此形成“华北五省的民众,无不毅然兴起,为自治先导,作本军(自卫军)前驱”的局面,在占领河北、平、津后宣布“华北国”建立。然而这帮人在12月间佩戴“敢死队”袖章冲上天津街头狂叫“自治”时,被民众打得抱头鼠窜,使日本帝国主义妄图依其暴动而建立“华北国”的阴谋化为泡影。


  段祺瑞剧照


  接连失败后,日特人员开始鼓吹他们策动的华北“独立”、“自治”丑剧是“一种理所当然的‘民意’演变的”。“香河事件”就被说成是“民意”、“自治”的举动。





1935年10月18日,汉奸武宜亭在香河安抚寨召开的所谓“国民自救会”上密谋策划,20日纠结千余人以反对苛捐杂税为名,包围了香河县城,随即在日本宪兵掩护下冲入城内,占领县府,宣布“自治”。这就是所谓的“香河事件”。此后,在日军方的支持和导演下,所谓“华北群众代表”要求实现“华北五省自治”的“请愿事件”在河北多地发生。


  汪精卫与蒋介石


  “香河事件”后,天津汉奸报纸于11月11日刊发了所谓“华北民众自治会”成立的消息,多田骏随即声言:“华北一旦发生自治运动,日本愿意援助。”11月25日,天津一帮汉奸、卖国贼、流氓在自称“华北民众自治团”代表王明及“农民自救团”代表张国栋等人的率领下,聚众百余人,从日租界冲上街头,手摇小旗,狂叫乱舞,高喊天津“自治”,途中又聚集300余人,冲向天津警备司令部“请愿”,并分五批前往天津市政府高喊“自治”。12月初天津又再次上演了“自治”丑剧,一帮自称“自治”请愿的人,佩戴“敢死队”袖章,坐着汽车狂叫“自治”,并袭击了天津市政府。然而这帮狂徒却遭到了天津民众的迎头痛击而窜回日租界。


  汪精卫


  《何梅协定》出笼后,日军方叫嚣驱逐国民党在冀、察、平、津的一切势力:凡是被视为“有害中、日两国‘邦交’之秘密机关”——如蓝衣社、复兴社等组织及其人员,均要求国民政府予以取缔或撤走。被日本人视为蓝衣社中坚分子的蒋介石派在二十九军任政训处处长的宣介溪,日本人指令其随该处远调西安,然而蒋征得宋哲元的同意让宣介溪暂留北平,为日本人侦知,出动宪兵将其从住所逮捕押至天津。然而宋哲元等识破其阴谋,决以武力抗之,下令做好攻打日本中国驻屯军司令部、捉拿多田骏的准备,最终迫使日本人放人道歉。


    社会

    历史

    世界

    奇闻

    姬女界所有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问题敬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本站图片资源如果没有特殊声明,一律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和盗用。
    网站地图  |  申请链接  |  Copyright @ 2015-2019 姬女界 版权所有  |  Email:jinvjiecom@gmail.com  |  晋ICP备16001948号-1  |  姬女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