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千年的惊世谜团 秦始皇竟是被吓死的
栏目分类:军史纵横    发布日期:2018-06-10    浏览次数:107

秦始皇死前发生的三大怪事  第一件事是“荧惑守心”天象  中国历史上的历代帝王对天象都极为重视,

  秦始皇死前发生的三大怪事


  第一件事是“荧惑守心”天象



  中国历史上的历代帝王对天象都极为重视,因为他们都认为天象表达了天意。在众多天象中有两种备受关注:一是五星连珠,二是荧惑守心。


  最不吉利的天象是什么?荧惑守心。什么叫“荧惑守心”呢?中国古代把“火星”称作“荧惑”,二十八宿中的“心宿”简称为“心”。


  “心宿”就是现代天文学中的“天蝎座”,主要由三颗星组成。



  当火星运行到天蝎座三颗星的附近,并在那个地方停留一段时间,就出现了中国古人常说的“荧惑守心”的天象。


  这种天象为皇权做出的解释是,天蝎座的三颗星中间最亮的一颗代表皇帝,旁边两颗,一颗代表太子,一颗代表庶子。


  这种天象为什么会被认为是不吉利的呢?中国古代的天文学叫做星占学。星占学最重要的任务是为皇权服务,皇帝设立了占星官,设此官位只是为皇帝服务的。


  “荧惑守心”的出现在古人看来就意味着,轻者天子要失位,严重者就是皇帝死亡。





  秦始皇三十六年(前211),一连发生了三起让秦始皇非常郁闷的事件。第一件事就是“荧惑守心”。《史记·秦始皇本纪》的记载是“三十六年荧惑守心”。秦始皇得知这个消息甭提多恶心了!


  第二件事是陨石事件



  秦始皇三十六年,一颗流星坠落到了东郡。东郡是在秦始皇即位之初吕不韦主政时攻打下来的,当时此郡是齐、秦两国的交界地。现在已是大秦帝国的一个东方大郡。


  陨石落地还不可怕,可怕的是陨石上面刻的字“始皇帝死而地分”。这七个字非同小可!它代表了上天的旨意,预示着秦始皇将死,同时也预告了大秦帝国将亡。


  出现了这种事情,地方官哪敢怠慢?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迅速传到了秦始皇耳中。秦始皇当震惊不已,立即派御史到陨石落地处,逐户排查刻字之人,结果一无所获。



  愤怒的秦始皇下令:处死这块陨石旁所有的人家,并立即焚毁这块刻字的陨石(黔首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始皇闻之,遣御史逐问,莫服,尽取石旁居人诛之,因燔销其石)。


  人死了,石焚了,但是,秦始皇心中的阴影并没有随之而去。


  第三件事是沉璧事件


  这年秋天,又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一位走夜路的使者从东经过华阴,突然有一个人手持玉璧将其拦住。他对使者说,请你替我把这块玉璧送给浩池君,还对使者说:“今年祖龙死。”使者莫名其妙,急问他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个奇怪的人留下玉璧,没做任何解释,转眼就消失在夜幕之中了。





  稀里糊涂但也感觉不妙的使者带着玉璧回到咸阳,立即向秦始皇做了汇报。秦始皇听后,第一反应就是这句话中的“祖龙”指的是自己,他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才说,山鬼至多知道一年之事。


  退朝之后,秦始皇对别人说,“祖龙”是指人的祖先。听起来似乎口气很硬,其实已有无可奈何之感了。


  然后,他派人将使者捎回来的玉璧送御府去察验,鉴定的结果是,这块玉璧竟然是秦始皇二十八年(前219)他巡游渡江之时,祭祀水神而投到江水中的那块。十年前祭祀水神的玉璧怎么又被一个不明身份的人给送回来了呢?



  最怕祸不单行。一年之中连续发生三件怪事闹得秦始皇心里非常郁闷。他为这些事专门举行了占卜,得出的结果是出巡和迁徙百姓才能避凶趋吉。于是,秦始皇下令迁移三万户人家到北河、榆中地区,并且给每位迁徙户赠了爵位。这三件事都明明白白记录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之中。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第五次巡游的庞大车队从北边(今内蒙古包头)沿着直道快速向南边的咸阳前进。这个车队有两大特点:一是车队中有数十辆外形上完全一样的豪华车,二是这数十辆豪华车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臭味。



  原来,这些车辆中有几辆装满了发臭的鲍鱼,另外一辆豪华车装载着一具已经发臭的尸体。尸臭和鱼臭相互混合,弥漫在整个车队之中。随行人员中只有几个人知道这具尸体是谁,多数大臣和众多随行人员对这个车队的秘密完全不知晓,还以为秦始皇想吃臭鲍鱼呢!


  谁都没有想到,这具已经腐烂发臭的尸体,就是中国历史上鼎鼎大名的秦始皇的尸体。秦始皇生前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的人生闭幕式竟然是为几车臭鲍鱼所伴随!本想借巡游化凶为吉,却不料客死他乡!





  秦始皇陵藏中国骇人秘密 41年不敢挖的真相曝光


  1974年2月,一群农民在秦始皇陵东侧1.5公里处打井时偶然发现了与真人真马一样大小的兵马俑。从此,一个埋藏了两千多年的世界最大的地下王国展露在世人面前。至今41年过去了,关于秦始皇陵地宫何时打开却一直没有答案。


  秦始皇陵地地宫为什么不能挖?


  神秘诱人的秦始皇陵地宫,一直令世人关注。不久前,着名经济学家张五常先生为打开秦陵地宫算起了一笔经济账,他说;“如果打开秦始皇陵,每年仅门票收入就可达25亿元人民币。”这是好大的增长点。于是,又引发了一场“尽快发掘秦陵地宫”的大讨论,经检索,力主发掘秦陵地宫的理由有如下种种:


  神秘诱人的秦始皇陵地宫就深埋于此封土堆下


  一曰“资源浪费”论,认为秦陵如果不加发掘,只是黄土一堆,对旅游资源也是一种巨大浪费。


  要打开才有价值,才能对社会做出贡献。如果永远不打开,等于没有价值。


  兵马俑早在40年前就开始陆续与民众见面


  二曰“激励自豪”论,认为发掘秦陵可以吸引国民的目光,并带动全民参与,凝聚民心,随之激发对中华文化的热情与关注,同时还可以吸引世界优秀的专家和科研机构献计献策,对于向全世界弘扬中华文化,对于培养中国人民对自身文化的热情和民族自豪感大有好处。


  三曰“证实文献”论,认为司马迁的《史记》对秦陵地宫有所记载,如说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徒藏满之”;墓室中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用机械使之流动灌输;令工匠制作弩机弓箭,以防盗墓之贼,等等。打开地宫,以证实《史记》记载的可信度和准确性。


  四曰“有效保护”论,认为秦陵如果不及早发掘,地宫里的文物只会逐渐腐烂,因为地宫浸水是很常见的事,同时还有其他不测和不知因素的存在,让其一直深埋地下又何谈保护?惟有发掘,才能有效保护。





  五曰“阶段发掘”论,认为对于打开不打开秦始皇陵,并非完全是技术问题,打开后到底需要怎样的技术,谁能说清呢?惟有阶段性地渐进式发掘秦陵,方可随时发现问题,随时研究所需要的保护技术,做到“有的放矢”。


  六曰“学习外国”论,认为外国有发掘帝陵的经验,值得借鉴,有的还以埃及的金字塔的发掘为成功的典范,既弘扬了文明,又吸引了大量的旅游者,获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文物保护和开发利用并行不悖,相得益彰。


  秦陵地宫40年不开挖,属于技术问题?


  七曰“满足民意”论,认为始皇陵是一座充满了神奇色彩的地下“王国”。那幽深的地宫更是谜团重重,地宫形制及内部结构至今尚不清楚,千百年来引发了多少文人墨客的猜测与遐想。如今民众有十分强烈的动机和愿望,不能不考虑这一民意。


  面对以上种种议论,考古界人士说,秦始皇陵墓是不是打开?什么时候打开?不是由经济学家,或是部分民众的意愿所决定的。考古,毕竟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行业,考古发掘工作,也是非常复杂的工程。


  秦陵兵马俑


  秦陵考古队队长段清波研究员说:“在当前的环境下,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构成发掘秦始皇陵墓的借口。以发掘帝王陵墓为切入点,以文物带动旅游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观点,是一种幻想,是一种杀鸡取卵的做法。此生也许看不到地宫的秘密,但仍愿把一生献给秦始皇陵的考古事业!”。


  段清波也称,除了技术不具备外,还必须考虑社会心态问题。目前国内的考古技术还不成熟,谁可保证出土的文物万无一失呢?我们当代人如果不遵循客观规律,只图一时的冲动与快感去发掘始皇陵墓,那么,后人非但不会赞扬我们的聪明睿智,反而可能会痛责我们因急功近利而导致后患无穷的愚蠢之举。





  上文提及力主发掘秦陵的“学习外国”论,其实,外国对于帝陵也是多加保护的。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陈淳教授说:“如今几乎没有一个国家主动开掘帝陵。” 他指出,考古界对现在打开秦始皇陵均持反对态度,因为发掘后,从技术上来说,不能保证能保护好这些文物。特别是壁画、陶器、纸质、绢质、丝质等文物的保护现在还是难题。


  技术上的瓶颈常常会使文物的开掘成为破坏。秦始皇陵兵马俑在刚开始发掘出来时,表面有艳丽陶彩,但现在已经逐渐黯淡,甚至变黑;在长沙的马王堆汉墓发掘中,千年鲜桃却转眼化成一摊水。因此,“尽量不主动发掘”的理念在二十世纪中后期成为考古界的国际共识。


  秦陵地宫想象图


  听到这样一种议论:“赶快把秦陵挖开,还是考古界发出的呼声呢?”还以老山汉墓和埃及金字塔的电视直播热为例说,考古工作者坐了多年冷板凳,突然到了聚光灯下,一时难免冲动:这是“富矿”啊!秦陵为何不开掘?


  其实,这完全是一种误解。正是考古界认识了文物的特性及其珍贵,才始终反对发掘始皇帝陵。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赵化成教授说:“保护是第一的,保护好了才能研究。两害相权取其轻,做任何事情都要看利弊。文物中有许多有机物的保护比较困难,虽然有了很多办法,但还没有找到完美无缺的手段。帝陵不发掘,这是考古界的共识。”


  秦陵地宫想象图


  秦陵考古专家张占民说:“如果有人问我的态度如何?我实话实说,迟一天挖,比早一天挖更好。如果把地宫保存了2200多年的珍贵文物毁在现代考古学家手上,那不成了千古罪人!”


  秦俑博物馆副馆长田静研究员说:“现在急于发掘秦始皇陵,那完全是一种短视的行为,既没有迫切性,技术上也不能过关。两千多年来,秦始皇陵地宫中的各种因素,已经达到相对平衡和稳定的状态,在某种意义上说,不发掘将是更佳的保护环境。”  根据专家的推算,如果使用传统的考古钻探技术,要想全面了解秦始皇陵区地下埋藏情况,至少还需要200年!值得庆幸的是,现代高科技手段在考古学上的应用可以大大加快这一进程。然而对于人们最为关心的焦点话题:何时发掘秦陵地宫?文物主管部门和保护专家却给出了一个异常简洁明确且出乎绝大多数人意料之外的答复:短时间内不可能挖!





  这是什么缘故?前文已述,不完全是技术和资金问题。如果说几十年前不发掘帝王陵墓,很重要的原因是资金和技术问题,而现在不挖帝王陵,更多的是出于文物保护理念的进步。


  至于何时发掘秦始皇帝陵,从目前来看,是遥远的将来了,有的说50年内是不可能发掘,有的说100年内不可能发掘。这是为什么?就此问题,笔者专访了秦俑博物馆馆长吴永琪研究员,他说了如下几方面的原因:


  秦陵兵马俑的挖掘工作


  其一,贯彻文物保护政策的需要。现在文物保护政策是“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方针,对帝王陵一般不主动去发掘。此项文物保护政策是从国内外的教训中吸取的。当今世界各国的文物考古机构,对于保存状况较好的大型遗址和墓葬,都制订政策,尽可能地保持文物的原生环境,一般不进行主动发掘。


  其二,世界遗产保护的特殊要求。发掘秦陵费工费时费财,在没有十分必要的时候,应该不予考虑,加之秦始皇帝陵已经成为世界遗产名单中的一员,因此更要慎而又慎。埋于地下两千多年的文物,氧化、腐败只是下葬后的最初几年,后来微量的氧化,现在相当隐定了。若冒然打开,文物受到湿度、温度、风、光以及外界震动的影响,随即发生变化。


  秦陵兵马俑的挖掘工作


  其三,发掘秦陵确有难度。发掘秦陵必须是“大揭顶”的,要取掉封土,才能发掘,这就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揭开封土以后,地宫面积20多万平方米,又不是短期内可以发掘得完的,如何保证在发掘中地宫的遗迹及文物不受风、雨、日光等自然因素的破坏?揭开封土发掘完后,封土如何再覆盖上去,保持原来的面貌?发掘出来的文物又怎样保护?等等,这些都是实际问题。  其四,从民族尊重祖先的道德取向来说,也是不允许随意挖掘祖坟的。旧社会那种挖坟鞭尸之为是一种仇恨发泄。秦始皇是暴君,毕竟是祖先。应该说,秦始皇功大于过,“过”也是从“功”中导致出来的。人都有一种好奇心,希望挖开来看个究竟,这可理解,但更要从尊祖道德上来考虑。





  说到这里,吴馆长动情地说:“葬者,藏也,中国帝王陵是秘而不宣。对于帝陵不可主动发掘,再也不能取悦于洋人去发掘。外国对于帝陵保护也有一套措施,不让人靠近观看,而在陵的周围用栅栏隔开,只能远距离观看,而秦陵不仅零距离观看,而且可以登陵观看。”


  还说:“冒然打开,墓里的文物将会顷刻发生变化,如此发掘等于破坏。在马王堆挖掘时,我亲眼看到墓室确有耦片,从左边拿到右边,瞬间就没有了,这就是文物出土之后的变化。再说,祖先留下来的遗产,不能让我们这一代都给发掘了,要给子孙后代留着。”


  秦陵兵马俑的挖掘工作


  是啊,文物作为人类文明的载体,是一种不可再生资源,它属于全人类的共同财富,一旦损坏,将永远消失。而文物保护的难度又相当大,诸如壁画、彩绘、简牍、织物等有机质文物的保护,更是世界性的难题。


  很多保护技术即使当时效果很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无法预测长久的负面影响。其实,开挖的同时就意味着历史传奇魅力的失落,或者失望的开始。如果乾陵里什么都没有,像那个在亿万世人面前打开的空荡荡的金字塔一样。从此再也没了与想象同在的魅力。


  对此,中国文物考古学界曾有过惨痛的教训!二十世纪50年代中期,就有专家私下里心存渴望:研究了这么多年,有生之年能看看“真相”多好!在老一辈历史学家郭沫若、吴晗、邓拓、范文澜等人的坚持下,明万历皇帝的定陵地宫被打开了。

  秦陵兵马俑的挖掘工作


  但这次鲁莽行动的后果,被一直持反对态度的着名考古学家夏鼐先生不幸言中:色彩鲜艳的丝绸类织物在接触空气的瞬间化为灰烬,大量有机质文物遭到毁灭性破坏,连万历皇帝的尸骨,后来也被“红卫兵”焚毁。定陵发掘的考古报告,也是时隔30多年以后才得以完成。  因此,在10余年后,当郭沫若先生再次向国务院报请发掘明长陵及唐乾陵时,被周恩来总理坚决否定后,曾题诗“待到幽宫重启日,延期翻案续新篇”,写出了他的失落与不甘。





  时光进入二十世纪90年代,在借鉴国内外文物保护先进经验和理念后,中国政府提出了“保护为主,抢救第一”的文物工作方针,为今后的文物保护和考古发掘确定了基本方向。因此,在面对国内外舆论和社会各界对发掘秦始皇陵地宫的关注时,国家文物主管部门及文物考古界的专家学者,都旗帜鲜明地表达了反对的意见。


  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司副司长宋新潮:“把它们留在没有开掘过的墓葬里更好,墓内稳定的状态更适合文物长时间保存,至少目前的技术能力和人工环境远远不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庆柱:“发掘秦始皇陵必须具备这么几个条件:其一,秦始皇陵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帝王陵墓,是我们的,也是我们子孙的,对它的发掘必须要具备好的条件;其二,文物是不可再生的,特别是像秦始皇陵这样极其重要的文物,保护条件不好,损失就会很大。


  也就是说,必须有万无一失的保护条件;其三,国际上,对一切考古发掘都有着严格的要求,对古遗址都是不主动去发掘。正因为如此,在短期或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是不会主动对秦始皇陵进行发掘的。”



  在文物考古工作者和社会各界的积极努力下,陕西省政府正通过立法等程序对秦始皇陵进行保护。将秦始皇陵区划分为重点保护区和建设控制地带,对可能影响文物安全、环境景观的各种行为做出了严格的限制和规范。  基于上述原因,秦俑博物馆研究室原主任张文立和他女儿张敏合着《秦始皇帝陵》一书中指出:“秦始皇帝陵的发掘,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各个方面的因素,是一个系统工程。这就决定了它是遥远的未来,只能耐心地等待,甚至要等待几代人。当然,如果出现某种偶然的奇迹。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墨西哥金字塔与秦始皇陵惊人相似


  墨西哥考古有重大发现!一名考古学家在大约两千年前金字塔地下隧道找寻王陵,最近发现大量水银,而且有如秦始皇陵,那些水银很可能是用来类比江湖河海,专家表示,此一发现很有可能是出自一人之手,并且有可能最后导致找到特奥蒂瓦坎(Teotihuacan)市当时的王者墓室。  特奥蒂瓦坎是美洲更早于阿兹特克帝国的文明,在西元100年(一说西元前200年)到700年间极为兴盛;该城市夸称拥有居民达20万人;如果此一发现能导致找到王陵,那可望解答该城市是如何统治之谜。


  考古学家高梅兹(Sergio Gomez)4月初在「羽蛇金字塔」(Pyramid of the Plumed Serpent)的神圣地道末头的窟窒,发现「大量」水银,而该地道封闭于大约1800年前。


  金字塔地下隧道存大量水银


  高梅兹表示,团队发现水银,完全在意料之外。监于水银在古代祭祀有超自然意义,团队希望再深入,能够发现一名古代国王渺茫难寻的安息地。


  特奥蒂瓦坎是当初美洲几大城市之一,但因为当地统治者的姓名迄今仍无发现,堪称疑云重重。高梅兹不敢确定水银放在当地的功用,而认为是象徵地下河湖之举。


  在此之前,更南方的马雅文明几处遗址曾发现少量水银,但特奥蒂瓦坎从未有发现。水银在古墨西哥十分罕见,很难开采,且因能反光,极受青睐。


  墨西哥金字塔


  墨西哥考古学者曼詹妮拉(Linda Manzanilla)认为,由特奥蒂瓦坎没有一座王者宫殿,多幅壁画也没有国王,所以该城市在极盛时期,是由4名贵族大爷组成议会共治的。高梅兹表示,挖掘金字塔窟室的行动将在今年10月结束,年底公布报告。


    社会

    历史

    世界

    奇闻

    姬女界所有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问题敬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本站图片资源如果没有特殊声明,一律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和盗用。
    网站地图  |  申请链接  |  Copyright @ 2015-2019 姬女界 版权所有  |  Email:jinvjiecom@gmail.com  |  晋ICP备16001948号-1  |  姬女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