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茵场的矛盾变成了刀枪的对决 足球战争
栏目分类:军史纵横    发布日期:2018-06-02    浏览次数:114

足球战争(西班牙语:La gurra dl fútbol),又称一百小时战争,是1969年萨尔瓦多与洪都拉斯之间的6日

  足球战争(西班牙语:La guerra del fútbol),又称一百小时战争,是1969年萨尔瓦多与洪都拉斯之间的6日战争。足球与该战的关系微乎其微,反而尝试和平解决两国之间的文化差异。事实上,萨尔瓦多在两国事务上更具侵略性的态度,以及非法入侵洪都拉斯领土是导致战争爆发的主因。


  战争是一种集体、集团、组织、民族、派别、国家、政府互相使用暴力、攻击、杀戮等行为,是敌对双方为了达到一定的政治、经济、领土的完整性等目的而进行的武装战斗。由于触发战争的往往是政治家而非军人,因此战争亦被视为政治和外交的极端手段。


  一般来说,战争的发起往往带着掠夺的成分,即战争的基层就是来源于掠夺。在一方的资源不足时必须以“生存”或种种原因为理由对一方进行的掠夺行为,而被掠夺方认为自己是自卫反击,因而两种“正义”碰撞在了一起就形成战争这种极端社会现象。

u=1167675009,758725127&fm=173&s=DDC788527CAB9E05473A34D90200E0B9&w=298&h=240&img.JPEG

洪都拉斯


  因足球比赛引发球迷群殴的事件屡见不鲜,但是引发战争的故事可就实属罕见了。在1970年墨西哥世界杯预选赛上,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两国,爆发了大规模的球迷群殴事件,之后洪都拉斯便开始屠杀萨瓦尔多侨民。


    

  1969年6月6日特古西加尔巴:洪都拉斯0- 0萨尔瓦多


  1969年6月15日圣萨尔瓦多:洪都拉斯 0 - 3 萨尔瓦多


  1969年6月27日墨西哥城:洪都拉斯 2 - 3 萨尔瓦多(加时比赛)


  1969年6月27日,两国宣布断绝邦交,双方关系急速恶化。


  按规定,这两个国家要通过三局两胜的方式来决出胜利者,第一场比赛的场地被安排在了洪都拉斯。球迷大多时候都是狂热的,为了帮助本国的球队获胜,在比赛的前一天晚上,大批的洪都拉斯球迷聚集在萨尔瓦多球队住宿的酒店,不断向酒店投掷石块、燃放爆竹、大吵大闹……



  7月14日,萨尔瓦多空军对洪都拉斯首都特古西加尔巴(Tegucigalpa)郊外的空军基地进行轰炸,战争正式爆发,两国空军展开激烈的追逐战。7月15日,洪都拉斯以轰炸伊罗班哥(Ilopango)的机场作为反击,之后又转而攻击该国海边的的储油设施和炼油厂,从而打击了萨尔瓦多的燃料补给。


  同日,萨尔瓦多派出12000多名地面部队入侵洪都拉斯,并占领若干边境城镇,以及泛美公路沿线。然而,受限于补给问题,萨尔瓦多军队攻入不久便被迫停止前进。

u=1268771640,3475610223&fm=173&s=F8033176B4B89F8C273AFED90200708D&w=440&h=293&img.JPEG

萨尔瓦多


  7月16日,萨尔瓦多空军再度出击,却因机场航管不当,导致飞机擦撞,从而使机场运作停摆。同时,萨尔瓦多地面部队得到补给,持续挺进。


 洪都拉斯则征召1000多名退伍士兵组成荣誉卫队营(Guardia de Honor Battalion),以运输机载往前线抵抗萨尔瓦多军队,并以10架护航战机骚扰敌军。如此持续至萨军占领圣塔·罗莎·科潘(Santa Rosa de Copan)后,荣誉卫队营才撤离。



  7月17日,两国空军爆发空战,萨军惨败,空军战力大减。同时,在陆战方面,洪都拉斯也有斩获,但受限于弹药不足,没能将萨尔瓦多军队赶出国境,因而使战事陷入胶着。7月18日,萨尔瓦多开始在洪都拉斯境内展开小型游击战,以截断洪都拉斯陆军的后援。


  而萨尔瓦多也向邻国收购战机以重振空军战力,然而却要五天后才能运抵国内。



  1969年7月14日-18日,洪都拉斯与萨尔瓦多之间爆发了一场持续100小时的战争,史称“足球战争”。但“足球战争”这个称呼其实有点名不副实,因为虽然萨尔瓦多陆军在世界杯足球赛北美外围赛引发暴乱之后入侵洪都拉斯,但两国之间的恩怨已来源已久,且不可化解。


  由于萨尔瓦多国内经济发展长期不平衡,少数地主占据了大部分土地,导致失地农民越境去耕种领国洪都拉斯的土地。洪都拉斯在1969年开始没收被洪都拉斯农民世代占据的土地,使大批农民返回萨尔瓦多,加剧了萨尔瓦多国内的反洪都拉斯情绪以及该国地主的恐惧。为了转移国内矛盾,萨尔瓦多政府决定发动对洪都拉斯的战争。



  


  这场100小时战争中也是最后一场古典活塞战斗机之间的空战,双方飞行员都驾驶着二战时期的美制螺旋桨战斗机在空中搏杀,意图杀死对方。

21695712.jpg

洪都拉斯空军的P-51


  战前,萨尔瓦多军队深受以色列1967年六日战争惊人胜利的影响,认为自己可以仅依靠闪电战来发起对洪都拉斯的突击袭击并取得最终胜利。很多萨尔瓦多军人觉得自己就是“中美洲的以色列人”,正被“懒惰的阿拉伯人”所包围,就是他们的中美洲邻国。


  


  萨尔瓦多陆军对这次战争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早已通过现代化计划从美国获得并储备了充足的武器弹药,相对于仅拥有M3A1“斯图尔特”轻型坦克和装甲卡车的洪都拉斯陆军具有很大优势。


  但空军方面就没这么乐观了,萨尔瓦多空军还是一支二战时代的空军,装备着FG-1D“海盗”和F-51“野马”战斗机,并把C-47运输机和民用塞斯纳飞机当成轰炸机使用,极端缺乏有经验的飞行员和备件。

635409583134227078.jpg


萨尔瓦多海盗式战机


  于是在“闪电战”最初的空中行动中,许多萨尔瓦多飞机错失了目标,仅对洪都拉斯造成很小伤害。不过这些空袭的确使洪都拉斯方面大为震惊。


  萨尔瓦多的地面部队有四个步兵营,一个炮兵营。洪都拉斯的地面部队有三个步兵营,六个边防营,一个工兵营,两个75毫米野炮连。双方空军的主力作战飞机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古董。萨尔瓦多空军的主力是12架野马(Mustang)式战斗机和6架海盗(Corsair)式FG-1D战斗机,一架B-26轰炸机,4架兼作轰炸机用的C-47运输机。


  洪都拉斯的主力是14架海盗F4U战斗机,和6架C-47。海盗式战斗机毕竟是舰载战斗机的底子,比野马的性能、火力、可靠性和使用上的灵活性都要好,既适合空战,又适合对地攻击。洪都拉斯空军是清一色海盗式战斗机不说了,萨尔瓦多空军对仅有的几架海盗也非常器重。




  萨尔瓦多的海盗是早期型号,只装备机枪,发动机功率较小,机械增压器也大多不堪使用,大大影响了高空、高速(相对活塞式发动机而言)性能。洪都拉斯的海盗是后期型号,发动机功率较大,有的还装备航炮,性能优于萨尔瓦多的海盗。


  相比而言,双方的野马式和海盗式战斗机是对地攻击的主力,而C-47由于具备较好的导航和夜航能力,被用作“战略轰炸”的主力,炸弹由机内地板上用于移动货物的滚柱移到机舱门口,直接推出去,命中率可想而知。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萨尔瓦多空军仅有的一架B-26没有怎么投入战斗。

635409581550824297.jpg


  双方都动用了武装的教练机,以弥补战斗机数量的不足。赛斯纳(“杜丘飞机”)和农用飞机也投入了战斗,用于非武装的联络、观察、救援、骚扰等任务。有趣的是,部分萨尔瓦多的教练机土法上马,安装了60毫米和81毫米迫击炮,用于对地攻击。


  迫击炮上天,这一定是世界战争史上独一无二的。萨尔瓦多在兵力兵器上不占优势,但萨尔瓦多军队训练较好,并占有先发制人的主动权。双方都没有雷达预警和指挥系统,空战基本就是地面观察哨预警,战斗机升空后目视搜索、攻击,和二战前辈没有两样。

  


  萨尔瓦多的地面部队有四个步兵营,一个炮兵营。洪都拉斯的地面部队有三个步兵营,六个边防营,一个工兵营,两个75毫米野炮连。双方空军的主力作战飞机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古董。

QQ截图20171115181355.png

洪都拉斯空军野马战机


  萨尔瓦多空军的主力是12架野马(Mustang)式战斗机和6架海盗(Corsair)式FG-1D战斗机,一架B-26轰炸机,4架兼作轰炸机用的C-47运输机。洪都拉斯的主力是14架海盗F4U战斗机,和6架C-47。


  海盗式战斗机毕竟是舰载战斗机的底子,比野马的性能、火力、可靠性和使用上的灵活性都要好,既适合空战,又适合对地攻击。洪都拉斯空军是清一色海盗式战斗机不说了,萨尔瓦多空军对仅有的几架海盗也非常器重。萨尔瓦多的海盗是早期型号,只装备机枪,发动机功率较小,机械增压器也大多不堪使用,大大影响了高空、高速(相对活塞式发动机而言)性能。




  洪都拉斯的海盗是后期型号,发动机功率较大,有的还装备航炮,性能优于萨尔瓦多的海盗。相比而言,双方的野马式和海盗式战斗机是对地攻击的主力,而C-47由于具备较好的导航和夜航能力,被用作“战略轰炸”的主力,炸弹由机内地板上用于移动货物的滚柱移到机舱门口,直接推出去,命中率可想而知。


  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萨尔瓦多空军仅有的一架B-26没有怎么投入战斗。双方都动用了武装的教练机,以弥补战斗机数量的不足。赛斯纳(“杜丘飞机”)和农用飞机也投入了战斗,用于非武装的联络、观察、救援、骚扰等任务。

21695711.jpg

萨尔瓦多战机



  有趣的是,部分萨尔瓦多的教练机土法上马,安装了60毫米和81毫米迫击炮,用于对地攻击。迫击炮上天,这一定是世界战争史上独一无二的。萨尔瓦多在兵力兵器上不占优势,但萨尔瓦多军队训练较好,并占有先发制人的主动权。双方都没有雷达预警和指挥系统,空战基本就是地面观察哨预警,战斗机升空后目视搜索、攻击,和二战前辈没有两样。


  为了避免洪都拉斯空军立刻反击,萨尔瓦多空军的首战选在黄昏时分。开战伊始,萨尔瓦多力图一举将洪都拉斯空军主力摧毁与地面,空军力量倾巢出动,连萨尔瓦多航空俱乐部的十几架喷洒农药的农用飞机和一架教练机也出动了。


  这些民用飞机的使命是骚扰。当洪都拉斯北方军区司令打电话要辖内的空军基地做好战斗准备,防止萨尔瓦多空军可能的空袭时,电话里的回答是:“上校先生,炸弹正在往我们头上掉下来!”。幸好洪都拉斯空军已经有所准备,事先将地面的飞机疏散,空袭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


  尽管仓促应战,洪都拉斯空军还是立即反击,出动了一架C-47,轰炸萨尔瓦多的主要空军基地Ilopango机场。这架C-47先飞到太平洋海岸,然后用罗盘和地图盲目导航至目标上空,投放了14枚50公斤炸弹,声称受到地面防空火力的猛烈射击。


  然而,萨尔瓦多军方说,Ilopango机场的人没有听到任何飞机飞过,机场周围也没有炸弹落下。离机场55公里的Zapotitan山谷那里,倒是有人听到响动,想来那架C-47飞岔了方向,炸弹全丢到热带丛林里“听个响”了,还差点没人听到。

635409583478207682.jpg

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同样是海盗战机进行缠斗


  萨尔瓦多空军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第二天凌晨,洪都拉斯空军开始了更大规模的反击。科林德莱斯少校率领四架海盗式战斗机,挂上炸弹,放下起落架,冒充萨尔瓦多的海盗式战斗机,在太阳刚刚升起时,接近Ilopango机场的跑道。


  这招成功了。但是洪都拉斯飞行员的水平或者运气太臭,只有少校大人的一颗炸弹命中了一辆运水的卡车,损坏了一个停机窝棚,其他炸弹不是不响,就是扔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好在他们在攻击完毕后,没有立刻返航,而是转而用航炮和火箭攻击200公里外海边的的储油设施和炼油厂,造成多处大火,严重影响了萨尔瓦多军队的燃料供应,对日后阻滞萨尔瓦多陆军的继续推进起到很大作用。


  萨尔瓦多空军当然也没有停止攻击,其中一架海盗和两架野马式战斗机和在攻击洪都拉斯首都Tegucipalga附近的Tocontin机场后准备离去时,洪都拉斯的赫尔南德斯上校驾一架海盗式战斗机升空,单机闯阵,果断攻击落单的后两架萨尔瓦多的野马式战斗机,在成功地进入后方的有利射击阵位后,上校大人遗憾地发现航炮打不响,只好恨恨地退出战斗。


  这一方面显示了上校大人的勇敢和技巧,另一方面也暴露了萨尔瓦多飞行员的无能,双机之间没有起码的互相掩护,受到突然袭击后也缺乏迅速反应,否则上校大人没有这么容易想打就打、想溜就溜。


  萨尔瓦多空军的柯泰斯上尉驾驶海盗还没有来得及开溜,一架临时装备7.62毫米机枪的洪都拉斯T-28教练机赶到了,把柯泰斯的海盗打伤,柯泰斯的腿也负了伤。

u=349240463,2570590787&fm=170&s=6ECA722B420103E57C19A9960100A0A1&w=483&h=300&img.JPEG


  按照萨尔瓦多的说法,柯泰斯按下心中的余悸,毅然甩掉敌机,不顾掉队,转而向洪都拉斯总统府攻击,英勇地投下一颗炸弹,不幸没响,在受到地面猛烈火力攻击受伤后,英勇机智地把飞机安全地飞回了伟大的祖国。

  

  萨尔瓦多空军同时继续使用C-47作“战略轰炸”,并在C-47上加装12.7毫米重机枪,用作压制地面火力和近距空中支援。


  两架萨尔瓦多C-47在到达战区时,恰好遇到已经在空中巡逻的四架洪都拉斯的海盗式战斗机,立刻受到攻击,其中一架左机翼受伤,左发动机也被击中起火,幸好这几个洪都拉斯飞行员的射击技术不高,弹药打光了也没有把萨尔瓦多的C-47打下来,后者侥幸捡了一条命,慌忙中抛弃所有不必要的重量,靠右发动机勉强回到基地,在着陆过程中打了一个180度的转转,还好没有起火。


  这C-47也真是结实,修修补补,后来又上天了,不过这已经是战后的事了。


  这一天,洪都拉斯空军声称击落一架C-47,一架野马,萨尔瓦多一口否认,战后清点的结果也表明,洪都拉斯对自己的战果太过乐观了。

QQ截图20171116093809.png

被击落的洪都拉斯P-51


  萨尔瓦多的桑托斯上尉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由于燃料紧缺,战场距离不远,野马的机动性也不足,萨尔瓦多的野马式战斗机一般不满载燃料起飞,而是减油起飞,一来避免着陆时必须抛空多余的燃料,二来改善机动性。


  但是在空袭Acajulta港时,桑托斯上尉的野马燃料用尽,被迫在中立的邻国危地马拉降落,被人家按国际惯例连人带机一起扣留,直到战后才归还。


  在地面上,洪都拉斯军队就不行了,在边境上几个地方放了几枪就开溜,萨尔瓦多军队长驱直入,占领了若干边境重镇,和通往内地的泛美公路沿线。不过,萨尔瓦多军队的挺进没有多久就被迫停止,燃料、弹药、补给跟不上。




  7月16日,萨尔瓦多空军继续出击,但一大早,两架准备起飞的野马就自己在跑道上撞起来,机翼蹭着机翼,两架飞机就地转了小半个圈,来了一个嘴对嘴,机翼、螺旋桨和发动机的缸体都受到了损坏,虽然后来修好了,但已经是战后了。


  与此同时,部分洪都拉斯的边境据点还没有失守,洪都拉斯把“荣誉卫队营”的一千多人用C-47空运进去,不过最后也还是没有守住。洪都拉斯空军照例宣称已经给萨尔瓦多空军决定性的打击,萨尔瓦多空军照例否认,战后的清点也证明萨尔瓦多空军这一天确实没有任何损失。

QQ截图20171116090607.png

费尔南多·索托上尉


  整个战争期间,洪都拉斯的空军是一个亮点。在遭到突然袭击后,迅速反击,并基本控制了战区的制空权。7月17日,这是洪都拉斯空军将要永远念叨下去的日子,因为这一天,费尔南多.索托上尉击落了三架敌机,成为中美洲国家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曾经击落敌机的飞行员。


  已经借调民航和退入预备役的索托上尉,因为击落三架敌机,成为洪都拉斯的民族英雄,几十年后,还在电视上喋喋不休当年的英雄业绩。


  索托上尉击落的第一架飞机是一架野马式,这是战争史上最后一架在实战中被击落的野马式战斗机。飞行员瓦莱拉上尉如何丧命有不同说法,有说他在跳伞时已经重伤不治,有说他跳伞落地后被击毙,也有说他是随座机坠毁丧命的。索托上尉击落的第二架敌机是海盗式战斗机,飞行员阿玛亚上尉安全跳伞。


  在这一天的第四次出击中,索托上尉把勇敢但倒霉的柯泰斯上尉的海盗打了个空中开花,柯泰斯当场丧命。这是战争史上最后一架在实战中被击落的活塞式战斗机。

635409585016838385.jpg

索托上尉的战机


  萨尔瓦多的飞行员其实技术不错,有几个还是飞特技表演出身,但是实战不是特技,花俏的飞行动作可能招来杀身之祸,用宝岛用语来说,那是把“状况”搞错了。


  这时,萨尔瓦多空军只剩下2架海盗、5架野马(第6架被扣留在危地马拉)和一架B-26可以投入作战了。萨尔瓦多在国际上紧急寻求补充的野马式战斗机,因为野马比海盗容易获取,但5架野马直到19日才到达,第6架被美国海关以文件不全为名,扣留了。




  在战斗机严重紧缺的同时,萨尔瓦多的飞行员也奇缺,所以临时从海外招募了一些雇佣军飞行员。但据说这些雇佣军飞行员出勤不出力,一遇到危险,就利用野马式的爬升性能,高高地飞入云里,躲避战斗,把护航的飞机丢给对手,口碑很是不好。


  在地面上,洪都拉斯部队也伏击了一支冒进的萨尔瓦多部队,成功地阻止了对方的推进,但最后弹药打光,没有能够把对方赶回去。

635409585366903000.jpg

索托座机三个击毁标志


  7月18日,形势终于开始对洪都拉斯有利。洪都拉斯军队开始向萨尔瓦多境内挺进,包抄萨尔瓦多军队的后路。洪都拉斯军队没有遇到什么抵抗,但在迅速挺进不久,美洲国家组织的调停开始生效,洪都拉斯军队旋即撤回边境的这一侧。但萨尔瓦多军队拒绝离开占领的1600平方公里洪都拉斯土地,直到8月5日才从洪都拉斯境内撤出。


  洪都拉斯在战后立即从委内瑞拉购买了4架F-86K战斗机,在70年代中,又购买了18架赛斯纳A-37,作教练机和对地攻击使用,同时购买了21架达索超神秘B2战斗机。


  萨尔瓦多的野马和海盗一直服役到70年代中,终于为12架富尔加教师式教练机、18架达索MD45暴风式战斗机所取代。至此,两国空军都进入了喷气时代。萨尔瓦多剩余的野马和海盗也出售给美国的私人收藏家,总算是老有善终。

QQ截图20171116093924.png

两国地理图


  这场时光倒错的唐吉坷德之间的战争的结果是两千多人丧生,其中大部分是洪都拉斯平民。十几万萨尔瓦多移民背井离乡,随萨尔瓦多军队回到萨尔瓦多,加剧了萨尔瓦多的就业和社会问题。萨尔瓦多军人在不久的大选中当政,向日后的独裁和人权悲剧走出了第一步。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要十多年后才恢复正常关系。


  今天,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还是香蕉照种,足球照踢,除此之外,人们还是想不大起这两个曾经为了香蕉和足球打过一仗的国家。


    社会

    历史

    世界

    奇闻

    姬女界所有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问题敬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本站图片资源如果没有特殊声明,一律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和盗用。
    网站地图  |  申请链接  |  Copyright @ 2015-2019 姬女界 版权所有  |  Email:jinvjiecom@gmail.com  |  晋ICP备16001948号-1  |  姬女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