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日军刑讯逼供女俘全程 竟用如此手段
栏目分类:军史纵横    发布日期:2018-06-02    浏览次数:93

野山把她反绑上双手用一个大铁钩从颌下钩穿她的下巴挂在天花板上垂下的铁链上,让她的双脚只有脚趾着地。弄得她嘴巴里、脖子上乱七八糟的到处是血

  这是一份南美某知名华文刊物公布、由日文译成西文再译成中文的材料。一个侵华日军军官审讯中国女兵的回忆录,原题为《女间谍》,全文约十万字。下面摘录其中两节。故事以第一人称的口气,叙述日本恶魔用二十多种惨绝人寰的酷刑,审讯中国女间谍的场景。


1.jpg


  女间谍(节选)


  野山把她反绑上双手用一个大铁钩从颌下钩穿她的下巴挂在天花板上垂下的铁链上,让她的双脚只有脚趾着地。弄得她嘴巴里、脖子上乱七八糟的到处是血。她凄惨地往后仰着头,下巴尖奇怪地成了整个人的最高点。


2.jpg


  被抓


  就在这时,他们的目标走出了江岸旅社的大门。她手里提着一口看起来很重的皮箱,沿着镇中唯一的大路往前走了两百多米。迎面开来一辆23联队的卡车,姑娘挥手,车停了下来。爬出一个白净的学生似的小子,笑得象一朵花。


  姑娘给司机看一张纸条,这使得后者放声大笑起来。“上车的,上车的,”他一连串地说。远远跟在后面的两个便衣宪兵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




  十秒钟的寂静。更远一些的小饭店里冲出一个穿中式褂子的家伙,手里挥舞着一枝****。他用日语大声喊叫道:“不准开车,抓住她!”当三个人:两个宪兵和一个中国特务把姑娘按在汽车边上搜查她的身体时野山从地上拣起了那张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请带日军大佐去城外找厕所。”日军大佐们首先盘问了白左的那个小子。白左机关认为那姑娘隶属于某个的军队情报组织,是负责运送物品和情报的联络员。她的公开工作是省城XX高等国民学校的教师,名字叫女俘虏。


  那个中国人只知道这么多。


  在犹豫了大约十分钟后日军大佐下令回省城,把姑娘带回日军大佐们的队部。


  第一天省城的宪兵分队在一条僻静的小街上占了一个不小的院子,据说原来的主人是一个隐居的中国军官。日军大佐们在前面建造了一排临时拘留犯人的砖房,正房供分队的人员使用。后院靠墙原来可能是佣人住的几间房间作为讯问室。院子隔壁住着一队配合日军大佐们行动的中国警察。


3.jpg


  审讯


  日军大佐带了两个宪兵直接去后院,同时让中川少尉去提一个年青些的女犯到询问室隔壁的所谓“二号室”,“挂起来让她叫两声”。这是准备在审问女联络员时对她进行恐吓用的。


4.jpg


  那个年青姑娘被带了进来。日军大佐让她坐下后盯着她看了大约三分钟。野山他们在上岭拘捕她时就给她戴上了手铐,她把上了手铐的双手平放在腿上,在椅子上坐得端端正正。


  她算不上是美人。虽然是蛋形的脸,淡淡的眉毛和细细的眼睛都象是画在脸上的几条细线。鼻梁窄,鼻子有点尖。不过她的皮肤白晰,脖子和手臂也很长。




  日军大佐从最一般的问题开始。叫什么名字,几岁,哪里人,干什么的,家里有什么人等等。她平静地一一回答,并且说的都是真实的情况。叫女俘虏,二十三岁,在XX国民高等学校教书,等等。


  有趣的是她说这两天到邻省去转了这样一个圈子是因为在学校里跟上司吵架,赌气请了假随便找个地方待几天。这是设计好的答案。因为探亲访友需要提供真实存在的人名和地址,会不得不说出更多的能够被查证的东西。


5.jpg


  最后日军大佐说:“好啦,好啦,你把发报机弄到那里去了。说出来,日军大佐们大家就都不用浪费时间了。”宪兵们已经拆散了她带的那个皮箱,里面既没有发报机,也没有一点有价值的东西。


  她假装吃了一惊。“什么发报机,日军大佐怎么会有发报机?”日军大佐停下来继续盯着她。安静中从隔壁传来女人的惨叫。


  日军大佐劝说了她一阵。结结巴巴地说了些皇军是来帮助支那人的,她还很年青,不要为某国的白种人卖命之类的讨厌话。日军大佐能说一些中国话,但是很不熟练。女俘虏很天真地眯缝着她的细眼睛看着日军大佐。


  恐吓


  现在对于是否要让中川继续干下去日军大佐就有些犹豫不决,有些女性被奸污后会完全放弃抵抗,象失去了支柱似的问一句回答一句,但也有可能变得完全一言不发。从女俘虏被侮辱到现在的反应日军大佐判断不出她会是那一种情况。日军大佐站起来制止了中川。


  “还是不肯老实地说吗?那样的话他们会象公猪一样爬到你的肚子上来,你想试试看一个晚上能招待多少头猪吗?三十,四十?”她害怕了,软弱地说:“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日军大佐,日军大佐是守法的良民。”日军大佐向她逼近过去,这才第一次仔细地审视她的裸体。和大多数黄种女人一样,她的双腿和她的脖颈与手臂一样,纤细修长,看起来很引人注意。


6.jpg


 “说!东西在那里?要送到哪里去?”站在她身前一步远的地方,日军大佐突然大声地吼道。


  “日军大佐是教师,没有要送什么东西。”


  “混蛋,自找麻烦的母猪。”日军大佐装做怒气冲冲地冲出门去,一边对宪兵说:“带到隔壁去。”




  二号室里野山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日军大佐对赤条条地挂在屋子一头的那个年轻姑娘还有印象。他们中学的老师被人密告有反日言论,还在学生中组织读书会,野山少尉便去把那个教师连同他读书会的学生全部抓进了宪兵队。教师被揍得半死后判了十年徒刑,送到哪座矿山或者其它什么地方去了。有些学生被人保了出去,剩下运气不好的既没有判刑也没有释放,就一直关在宪兵队里。有时就象今天这样被用来当作恐吓的材料。


  为了制造效果,野山把她反绑上双手用一个大铁钩从颌下钩穿她的下巴挂在天花板上垂下的铁链上,让她的双脚只有脚趾着地。弄得她嘴巴里、脖子上乱七八糟的到处是血。她凄惨地往后仰着头,下巴尖奇怪地成了整个人的最高点。一个新兵坐在她身前守着一个中国北方居民家中常用的小煤炉,等上一阵便抽出一根烧红的铁条按到女学生身上。女学生全身象鱼似的一扭,因为嘴中插着钩子不太喊叫得出来,她每次只是从嗓子深处发出一声惨痛不堪的呜咽。


7.jpg


  悬吊鞭打


  日军大佐注意到被带进来的女俘虏转开脸躲避着酷刑场面,不过她并没有因此变得合作一些。日军大佐在靠墙的椅子上坐下,下令说:“开始干吧。”宪兵把她推浑身散发着焦臭味的女学生旁边,用另一个垂下的钩子钩住她的手铐把她双脚离开地面悬吊来,然后挥舞军用皮带狠抽她的身体。打了大约四十多下日军大佐叫停。把她从上面放下来,她用手臂支撑着上身坐在下,急促地喘息着。白晰的皮肤表面高高地鼓起了一条一条的青紫色伤痕。原来整整齐齐的短发被汗水零乱地沾在额头和脸颊上。


  开头的这场鞭打和前面剥去女犯的衣服一样是为了震摄讯问对象的决心,使她认识到这里有着完全不同的行事规则,进而怀疑自己事先积蓄的意志力是否足够。


  竹签夹指


  宪兵把女人按跪到地上,把她的两手换到身前,往她的手指缝里挨个夹进粗大的方竹筷。两个粗壮的家伙握着筷子的两头,表情冷漠地用劲压紧。一瞬间女人受刑的右手上四个手指笔直地张开大大地伸展在空中,而她跪在后的身体却象是被抽掉了骨头那样瘫软到地板上扭摆着。她在狂乱中本能地往回用力抽自己的手,宪兵们抓住手铐把她的手拉到合适的高度,重新开始狠夹她的下两个手指。以后再换上她的左手。


8.jpg


  “好姑娘,想起来没有?东西要送到哪里去?”她侧身躺在地下,一对细眼睛呆呆地盯着日军大佐看了半天,一声不吭。中川拿来一块厚木板压在她的踝骨上,把穿着军靴的脚重重地踩上去。姑娘痛苦地“哎哟”了一声,中川抬起脚一下一下地跺着,终于使她一连声地惨叫起来。这是用刑以后她第一次忍不住喊痛。


  中川在她脚边蹲下摸索着姑娘已经皮破血流的脚踝,大概是想看看骨头有没有碎。但是接着他却握住姑娘的一只脚打量了起来。女孩的脚背高而窄,足趾因为细长显得柔弱无力。中川带着“确实值得一试啊”那样的神情捡起扔在地上的筷子夹进她的足趾间,直接用手使劲压着。


  把她拖起来仰天捆上了那张铁床。在脚那一头垫进几块砖头使她的头部低一些,用湿毛巾堵住她的鼻子。这样她为了呼吸不得不张开嘴。中川便把冷水不停地往她的嘴里倒下去。她又咳又呛地在水柱下面挣扎着,中川是老手,一会儿功夫就把她的肚子灌得大大地挺了起来。解下来放到地上猛踩她的肚子。她软弱无力地试着把中川的皮鞋从自己的肚子上推开,那当然是毫无用处的。水从她的嘴里、鼻孔里和肛门中一股一股地涌出来。


9.jpg


  弄得她满脸满身都是水淋淋的,地面上也变得又湿又滑。日军大佐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两个宪兵已经让到一边,留下她一个人躺在那里全身抽搐着没完没了地呕吐。这时她吐出来的已经是小口小口淡红色的血水了。就在地上按住她又给她灌了差不多一铅桶水。看着纤细的女人把铐在一起的双手捂在圆滚滚的大肚子上可怜地扭动身体努力避开皮靴的踩踏,那种地狱般的情景是每个人都要同情的吧。不过日军大佐刚才接的电话是队里打来的,中佐的怒吼声现在还在日军大佐耳边响着。日军大佐不会还有多少耐心。


  日军大佐们会放了她,会给她钱,给她在别的什么地方找个事情做。这当然是谎言。被确认了抗日分子身份的人,无论他供认与否,极少有能够被释放的。象女俘虏这样具有情报背景的对象在她全部坦白后几乎可以肯定会被处决,或者会长期关押起来,准备以后还可能有什么用。不过这并不是眼前的问题。眼下的问题是日军大佐注意到在野山的喋喋不休之下那姑娘闭着眼睛根本没有什么反应,日军大佐意识到她只是狡猾地利用这个机会休息。


  “上面已经烤过了,再不弄弄下面会不均匀。”姑娘足弓很深的脚掌与她平躺的身体垂直着竖立在那里,宪兵们把棉花团倒上酒精,用细铁丝捆绑到她的脚底上。火点了起来,一开始酒精冒出几乎看不见的蓝色的火。她猛抽她的腿,带动着铁床都摇晃起来,同时偏过头从旁边看着自己正在散发出青色烟雾的两只脚。她紧咬着嘴唇一下一下更加用力地往回收腿,就那样沉默地和系紧脚腕的绳子搏斗了一两分钟。


  然后她坚毅的神情被痛苦一点一点地撕扯开去,一长串令人胆战的哀鸣冲开她紧闭的嘴唇。她的两条腿变成了散乱的抽搐,在尽可能的范围内扭曲成各种奇怪的形态。她转开脸朝天,完全失控地哭叫起来:“妈妈呀,日军大佐痛啊——”火熄灭了,问女俘虏。她抽泣了半天,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钢针


  把平时用来缝棉袄的大约五公分长的钢针举起来给她看,恐吓她。然后就在姑娘的鼻子尖底下用针尖往她烫烂了表皮的嫩肉上乱划,每划一下都使她象是怕冷似的直打寒战。最后,可怜的女人眼睁睁地盯着那根钢针一公分一公分从自己的额头正中扎了进去。恐怕她的感觉会象是扎在心尖上一样吧。


10.jpg


  姑娘全身的肌肉象男人那样一块一块地耸立起来,在皮肤下凸现出清晰的轮廓。她细软的身体现在绷得象拉直的弓弦一样紧。突然地,那只正被扎进钢针的右乳房象是获得了独立的生命似的,在中川手中一抖一抖地跳动起来,每跳一下便从顶端的伤口里忽地冒出一粒血珠。


  与它应和着,姑娘正呆呆地瞪着它的细眼睛中也同时涌出一大滴眼泪。


  中川又拿起第二根针再给她看——在第一根针尾稍稍下面一点的地方再扎进去。


  根本就没有27中队,也没有什么作战演习。但是如果你并不在你说的那个时间里真的去过某处,你就无从确定有还是没有。受审对象的问题在于:事先准备好的供词是不能改变的。你说你是一个普通教师,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什么都不知道。临场重新编造的谎言绝不可能没有漏洞。日军大佐想女俘虏心里当然是知道这一点的,但她实在是受不了了。


12.jpg


  日军大佐认为她现在再要开口,说的多半会是事实了。


  她没有试图辩解,她知道那没有用,只能越说越糟。但是她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干脆什么也不说了。


  日军大佐抑制着愤怒和失望转身走回桌子,身后传来乱七八糟的响动和女人勉强压抑着的“哦--哦--”的声音。


女囚注射死刑全过程:死后遗体狂遭羞辱


  马克是美国一座监狱的医疗人员,具体地址不便透露,因为这是机密,我说是医生,其实也负责某些额外工作……哦,旁边的椅子和药袋已经准备好了


\


\


  犯人已经带出来,是个很年轻的女孩,长的有些南美人的样子,据说是叫安妮,贩毒罪名,哎……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什么要寻死呢,马克插着手冷冷看着她,今天就是她的行刑日。




\


  安妮看到了行刑的椅子,貌似知道了什么,嘴里却还是骂骂咧咧的,到了现在她还是不老实吗,后面的女狱警抓着她让她不要乱动


\


  男主:你最好老实点,这样大家都方便,合作的话很快就好了,你不会受太多痛苦的…… 安妮:我草泥马的




\


  安妮不再说话了,似乎也变得老实了。她终于肯合作了,这样之后的事情就比较容易了。 狱警把她后面的手铐解开,因为这样铐着无法躺上去,所以要换个姿势


\


  脱了手铐,安妮突然用来挣扎起来,原来她是要等机会反抗,幸好狱警和我的力气够大,能够把她制住,力气还不小啊 安妮:操你们大爷的…… 狱警:你给我老实点,死到临头还不老实啊。




\


  马克和狱警两人又是抓手又是掐腰的,费了很大功夫才把她搞定,可能她也累了,最后也消停下来了。其实这也是正常反应,谁不怕死呢,在处决前都要闹一下的,马克也看得多了


\


  安妮:好了,不就是个死吗,老娘我自己上去好了,操你的。 狱警:你给我老实点啊




\


  看到对方终于妥协了,马克总算松了口气,马上示意狱警和我一起把安妮的身体固定好,至少在她反悔之前,否则这样我们又要废掉很多力气来弄她了


\


  安妮:我已经同意合作了,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是不是怕我挣扎,我可不怕死 男主:这是规矩 等会儿药物注射以后,你的肌肉会产生强烈的抽搐和痉挛,所以必须要绑好。




\


  安妮:你是说我的身体会不受控制的乱抽吗 男主:是的,到时候你的大脑已经无法控制肌肉运动了,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你的身体扎牢,这样你就不会扭断自己的经脉,那样死相太难看了 , 安妮:那么就把我绑紧点,我可不想骨断筋裂 男主:你放心,包你满意 安妮:药物注射是不是和吸毒一样,让人爽的嗨嗨的在死掉啊,那样也许我会挺爽的吧,哦耶,居然有点小兴奋啊 男主:呵呵……其实不是那样子的


\


  安妮的手在把手上面摩擦着,可能她还是很紧张,呵呵……这个小坏蛋,嘴皮硬心里还是害怕啊




\


  带有好几段,所以需要一根根的绑好,这样可以保证她的身体彻底固定 ,即使身体反弹在厉害也不会脱离椅子,确保了处决的顺利完成


\


  安妮:不要不要,我不想死……不要死啊 狱警:老实点,马上就结束了




\


  终于把安妮都捆绑妥当了,我低声的对女狱警说,这里没你的事了,可以离开了,狱警嗯了一声便退出了房间


\


  安妮没有再说话,马克告诉她现在要给她扎针了,她随便的嗯了一下 是这样的,注射死刑就是从她的动脉里面输入药物,药物到没有特别的限制,可能是安乐死药物和安眠药,当然可以是神经毒素和某些化学药剂,当然死刑犯一般不会使用安眠药,因为那样也太便宜她们了,毕竟死刑可是种处罚




\


  可能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安妮反而显得异常冷静,她已经不再反抗了,眼睛看着一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记得她只有二十二岁吧,她的人生就到今天结束了,不过想到研究室里能多一具少女的标本倒也不错啊


\


  马克把氰化物毒针注入了安妮的管子里面,这才是真正致命的东西,上面的点滴袋只是镇静剂和止痛药。安妮看到了马克的动作,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她还是害怕的打起了哆嗦  安妮:哎呀……好难受啊……不是说不疼吗……血管好像烧起来一样……啊啊 男主:这个确实不好受,不过时间不会太长的,这也是为了保留你完整的尸体用来研究




\


  安妮的肌肉突然绷紧,脚板打的笔直,身体开始剧烈的惆怅起来,药物正在流入她的动脉,进入心脏在进入全身的血管 安妮:我操你的遗体捐献书……要不是为了给家里留一笔钱……我也不会答应这种实验……给你们留具整尸……呃啊呃啊


\


  啊……安妮的身体突然猛的抽筋了一下,使的整个身体高高弹起,要不是拘束带,她已经滚下了行刑椅。混合的药物正在不断注入她的血管,揉虐着她那颗娇弱的心脏 安妮的浑身肌肉乱晃着,就好像是在上电刑一样,腰臀部啪嗒嗒的拍击着椅子,让椅子左右摇晃着。想不到药物对人体的作用如此之大,还是说这个女孩本身的肌肉反应就很敏感




\


  安妮:啊啊……身体……没有感觉了……要死了…… 可惜事情没有安妮想的那么容易,又是一阵剧烈的痉挛让她的背部剧烈拱起,要不是拘束带说不定她的真的会拉断脊椎或者身体肌肉


\


  安妮的身体突然的安静了下来,马克也没有听清她最后在嘟囔什么东西,反正那个已经不重要了,想她的大脑应该已经停止作用了吧




\


  安妮的身体彻底瘫软了下来,就好像一摊死肉一样,当然她现在确实是块死肉了,药物应该已经流进了全身的血管了吧


\


  根据遗体捐献法第三章第56条,现在你的肉体就归马克……哦,不是,是归监狱所有了,马克迫不及待的解开她的皮带  男主:小宝贝,根据法律你在死亡后的肉体就是我们的了,跟我去尸体研究室吧,那里就是你的新家了




\


  冰冷的地下室里面,马克的手滤过停尸床上微微隆起的绿色帆布,这里就是马克的世界,刚才说过其实监狱就马克一个医生,所以就是人体研究室唯一的工作人员。呵呵……猜猜帆布下面的是什么东西,大家应该已经想到了吧


\


  马克的手慢慢从帆布下面的凹凸处摸索着,感觉着下面的人体玲珑的曲线,这里是她的胸部,这里到底了应该就是她的脖子,这样的触摸和幻想也挺有趣的




\


  死者的年纪还小,所以腿部没有什么赘肉,其实马克是个食人爱好者,不过可不会伤害活人,毕竟那样是犯法的。不过这样的女孩……肉质也一定很好吧。


\


  女孩的腹部也没有什么赘肉,平坦结实的小腹让马克看的直流口水,她的身体曲线很明显,但是**过于张大,可能是由于是南美人,所以发育过于成熟,不过这样一来她的肉体反而更加诱人了



\


  安妮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大张着,似乎死不瞑目的样子,其实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既然捐献了遗体,死了以后身体当然就属于我们这里了,当然这里是马克管理的,所以她的肉体所有权是马克的了


\


  马克告诉自己现在她只是具尸体了,不必感到有任何内疚的地方,因为她现在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块肉,而且还是具诱人的肉体,马克抚摸着她的身体,现在还是软软的,药物一定把她体内的经脉肌肉都烧的酥麻可口的,想到这里马克咽了下口水。

    社会

    历史

    世界

    奇闻

    姬女界所有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问题敬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本站图片资源如果没有特殊声明,一律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和盗用。
    网站地图  |  申请链接  |  Copyright @ 2015-2019 姬女界 版权所有  |  Email:jinvjiecom@gmail.com  |  晋ICP备16001948号-1  |  姬女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