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店女孩每晚大汗淋漓:这幕看后让人脸红
栏目分类:社会视觉    发布日期:2018-06-02    浏览次数:134

午夜变幻莫测的灯光下,领舞台上几名穿着性感的女性,伴随明快的音乐节拍激情舞动;舞池里,客人们在领

  午夜变幻莫测的灯光下,领舞台上几名穿着性感的女性,伴随明快的音乐节拍激情舞动;舞池里,客人们在领舞者的情绪感召下,尽情地扭动着身躯,仿佛将现实生活中的所有压力和不快在此抛向九霄云外……

  夜场领舞这一行业在沈阳已出现了许多年,这一群体多是些为了个人兴趣和爱好,或兼职、或放弃原有的工作到迪吧当领舞。

  在领舞者中以女性为主,几乎都是80、甚至90后,她们的身影遍及国内大中型城市的每个迪吧。

  10多分钟后,两人从台上下来,Cindy回到化妆间,而可可则留在了吧台之间。她们两个分属不同的组别,Cindy所在的A组,只管跳舞就行,而可可所在的B组,除了跳舞,偶尔还要招呼一下熟客,陪喝酒,当然,可以收获一定的提成。



  可可除了在夜店跳舞外,还兼职健身教练。暑假期间,前来学习跳舞的人特别多。有些姑娘还带着自己的弟弟过来一起学。这小朋友也学着姐姐在钢管上爬来爬去。

  可可在酒吧跳舞已近半年。老家在湖南的她,童年大部分时间在姑姑家里度过。读完初中,可可便出来学理发,2012年,她第一次出门,来到佛山。

  多数情况下,酒吧里只有像可可、Cindy这样A、B两组舞蹈人员。但为了吸引人气,酒吧还会时不时请一些“嘉宾”来表演,所跳的舞蹈也更加撩人。

  尽管只跳了两个多月,她们已去过福建、广西、湖南等地,她不知道以后还会去往哪里。“其实一直都有朋友或经纪人帮酒吧联系我,找我过去跳”,但她不敢安排太长远的工作,因为时间上无法把握,经常有酒吧原来只安排两天时间,最后又临时要求多跳几天,不好推脱。



  和可可她们一起在夜店跳舞的台湾女孩丽丽没有学过化妆,她的妆都是凭感觉化。

  离演出时间快到了,丽丽在房间准备化好妆去夜场,丽丽表演所用的道具都是她的行李之一,去到哪带到哪。

  领舞台上的姑娘们看着很光鲜,可谁知道下台后的她们留过多少汗水。



  如果哪位姑娘在领舞台上不卖力,下台后免不了要被老板(左一)训斥一顿。

  24岁的琳琳5年前毕业于幼儿师范学校,生性活泼的她曾从事过一年的幼儿教育工作。4年前一个周末的夜晚,偶然与几位同学到迪吧玩儿的琳琳,被那里的气氛和领舞者的舞姿深深吸引。

  因为自己的乐感好,加上在幼儿师范学校的舞蹈基础,只去了几趟迪吧的她凭借不俗的舞姿脱颖而出,不但在客人中小有名气,还吸引了迪吧老板的目光——那位老板约她到迪吧领舞,每晚的劳务费是100元。不久,琳琳辞掉了每月只有700元工资的幼教工作,正式踏入迪吧领舞者的行列。



  去年5月,抚顺市新开了一家高档迪吧,那家老板亲自到沈阳来“挖人”,不但免费提供宿舍,而且付出的劳务费要比沈阳那家迪吧高许多;为此,琳琳辞掉原来那家迪吧的工作,带着两个领舞的姐妹来到抚顺。

  “我喜欢迪吧领舞那种随心所欲、没有压力的生活,但也知道这碗青春饭没啥前途,我答应男朋友将来结婚就不再跳了。”提起自己的领舞生涯,琳琳对目前的生活状态似乎很满意。

  夜场领舞说着简单,但实际工作起来并不轻松:领舞非常消耗体力,但姑娘们为了表演晚饭不能吃饱;她们每晚必须提前到岗化完妆、换演出服,10多人分成两组,从客人光顾那刻开始,每隔不久就要有一组领舞者轮换登台表演。

  一组舞曲下来,每位领舞者都是汗流夹背返回休息室,如此反复循环,直至第二天凌晨2点。



  绝大多数的迪吧休息室设在舞台旁,环境和通风条件普遍不好,大汗淋漓的领舞者们从领舞台下来常用电风扇纳凉,有些人因此患上了风湿,身上留有很多拔火罐的痕迹。

  因为这种生物钟长期颠到的生活,24岁的内蒙姑娘小霞的眼角已出现了细细的鱼尾纹。不过,每当凌晨其他同伴进入梦乡时,她都不忘拿出书本自学一会英语。她说不清学英语是为了什么,但“英语将来肯定有用……”

  狼女:原词是“廊女”,指的是在酒吧里跳舞的吧员。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各个酒吧为了招揽顾客,想出了各种办法,而雇佣舞姿优美的吧员就成了当时最主要的促销方式。因其舞蹈充满野性和每次喊顾客拿酒时的特殊声音,逐渐形成“狼女”这一称呼。

  夜店里舞女的心酸生活,住宿条件其实很差。


    社会

    历史

    世界

    奇闻

    姬女界所有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问题敬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本站图片资源如果没有特殊声明,一律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和盗用。
    网站地图  |  申请链接  |  Copyright @ 2015-2019 姬女界 版权所有  |  Email:jinvjiecom@gmail.com  |  晋ICP备16001948号-1  |  姬女界